<strike id="d51zd"><video id="d51zd"></video></strike>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
        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

        回乡路变迁记
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9-05-23 信息来源:第五分局 作者:张蕾艳 字号:[ ] 分享

        我爱人的老家在豫鄂边界的一个偏僻小山村,背靠秦岭余脉群山,丹江口湖水环绕,从地图上看就是个孤岛,离河南的淅川县城和湖北的丹江口市及十堰市看起来都不远,苦于山路崎岖、湖水阻隔,以前每次回老家都是漫漫囧途。

        1997年初,我第一次去公婆家,从安康到十堰要坐夜发朝至的火车,到了火车站再辗转到长途客运站,而且要赶在凌晨5点前坐上汽车,因为去往老家村庄的汽车每天只有一班。坑洼不平的泥结石路面,400公里的路程需要星夜兼程颠簸12小时,赶上雨雪天气,大多也就停运了。乡村公路上来来往往的,大都是些城市里淘汰的老式客运汽车,售票员背着七八十年代特有的帆布包,包里装着票箱和零钞,包的闭合方式竟然是两个可以扭动的铝扣,我仿佛看到了反映改革开放初期的电影画面,觉着新鲜,可也太落后了吧!

        特别难忘的是1998年春节的那次返乡囧途。启程那天,雪花飞舞,本应12小时的旅程硬生生折腾了24小时,一路上可谓窘态频出。到十堰的火车票是提前在安康火车站售票窗口买好的,下了火车赶到汽车站,也顺利地坐上了去往淅川县城的长途汽车,谁知半路突遇大雪封山,去往县城方向的山路不得不限行。我们只好下车,临时再转乘去往谷城方向的客车,车刚走到丹江口,防滑链又坏了,我们只好再下车,一路走一路问,艰难地来到了丹江口码头,这时已是凌晨三点了,等待早班船开船去往一个叫狮子岗的码头。

        寒冷的冬夜里,我们和同行的一对陌生年轻夫妇合住了一间只有一张双人床的房间。四个人围坐在床上,虽然尴尬,但都还是用被子小心地护住各自的快要冻僵的脚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度时如年,甚至觉得每一秒钟都是那么漫长难捱。终于等到天亮了,总算开船了,船在宽阔的丹江湖面上行驶了5小时后,麻烦又来了。

        隆冬时节,正值枯水,湖面越到上游越变得局促和狭窄起来。船走不动了!我们只好弃船登岸,幸好遇到了一位熟悉地形的老乡自告奋勇充当了向导,一路翻山越岭,小路煞是泥泞,每走三五步,脚上就黏上厚厚的泥巴,停下来用棍子戳戳再行赶路,直到晚上九点,异常疲惫的我们终于见到了村子里星星点点的灯光,终于到家了,婆婆听闻我们的遭遇早已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随着我和爱人参建工程项目和单位的变迁,我们的小家安在了享有天府之国美誉的成都,多年来终于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居所。遗憾的是慈祥的婆婆早已离我们远去,如今公爹年事已高,我们时常接他来成都同住,但住得久了,他又开始念叨家乡的亲人和老宅,只好再送他回去住些时日。孝顺就是得在孝敬他的同时要顺着老人的心意,于是,公爹不在我们身边的春节和国庆长假,老家就成了我们必须奔赴的目的地。

        改革开放40年,交通发展更是日新月异,回乡的路有了更多的选择。动车组、高铁的开通,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,在途时间缩短了,生活节奏加快了,工作效率提高了。乘坐飞机也逐渐成为了人们日常出行的选择,特别是打折的机票极具吸引力。如今回乡,从距家20分钟车程的双流机场有通往南阳的航班,下了飞机有机场大巴直通县城,全程仅5小时;西成高铁的开通让我们可以将西安当作中转站,成都到西安再到老家县城再也不觉遥远,全程只需8小时;自驾出行更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家三口,备些吃食,再带上精心为双亲和兄长阿姐们准备的礼物,就是一路欢笑一路歌!一千公里的回乡路由城市快速路、高速公路、乡村一级公路有续连接!朝发夕至,在平日里已成为常态。12小时前我们还在成都的家,12小时后我们就跨越了川、陕、鄂、豫回到了富有泥土气息的乡下老家。

        二十多年回乡路的变迁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像我们电建人一样的建设者们使命光荣,业绩伟大。对依然坚守一线的筑路同事们产生了深深的敬意!为你们点赞!正是因为你们常年远离家乡的付出,舍小家为大家的气度,为我们祖国的沧桑巨变默默奉献,我们回家的路才变得如此顺畅,路短了,心近了,乡情更浓了!






       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        浏览次数: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香港天空彩票站